打印页面

首页 > 新闻湘潭新闻社会新闻 换个角度看杨度

换个角度看杨度

湘潭在线7月10日讯(隐晖)“很多人认为,杨度的一生转弯太快,在我看来,杨度除了没有在今天把昨天的自己否定掉,他始终是在自己的逻辑上往前走。他的事业轨迹是圆滑的,并没有90度转弯或者360度转折。”何歌劲认为,杨度的一生,尽管处于“变”与“不变”之间的状态中,但实际上是可以理解的。

何歌劲认为,要“读懂”杨度,特别强调文与武。“我们谈杨家这个世家的话可能跟别的家族不一样,因为杨度到后来其实受王闿运哲学思想影响很深。”

从杨度的人生轨迹看,师从国学名师王闿运学习帝王之术后,杨度又东渡日本研究君主立宪政体,参与公车上书,积极帮助孙中山实现民主共和。

1902年,杨度以自费的方式,与12名湖南官费生一道,东渡日本,开始了留学生涯。1903年,他因突发之难,又一次奔往日本,再度留学。在留日期间,杨度的救国思想激扬发展,不断学习君主立宪思想。因其为人热情活跃,交游广泛,当时杨度的寓所,有“湖南会馆”和“留日学生俱乐部”之称。

1905年7月,杨度与孙中山见面。随后,他当选为中国留日学生总会干事长。接着,他创办《中国新报》,担任总撰述员,组织过政俗调查会,自任会长,积极鼓吹君主立宪。后来,由于张之洞、袁世凯联合奏保,他便以四品京堂候补在宪政编查馆行走,宣传立宪,主张“开设民选议院”。

1915年3月,杨度撰写长文《君宪救国论》,阐述他对当时中国政治形势和出路的全盘思考。袁世凯读到这篇为改行帝制提供理论依据的雄文,激动不已,马上下令秘密付印,以待时机用作舆论宣传。随后,他对杨度的功劳进行表彰——亲自题写了“旷代逸才”4个字,由政事堂制成匾额,颁赠给杨度。8月14日,杨度串联孙毓筠、李燮和、胡瑛、刘师培及严复,联名发起成立“筹安会”,以讨论国体问题为名支持袁世凯称帝。这便是后来被人诟病的“筹安会六君子”。

“劝袁称帝是杨度作为晚清一位活跃在政治舞台上的政治鼓动家因应形势的一种选择。杨度作为一个饱受帝王之学又积极应世的青年知识分子,在两度游学日本又接受了资本主义理论之后,他选择了以君主立宪改造中国的路线。”何歌劲分析。

1921年,政治失意的杨度,所经营的华昌炼矿公司破产。此后,辗转于各路军阀幕下,先后服务的对象有军阀曹锟、安徽督办姜登选、“狗肉将军”张宗昌等,看来他将以幕僚和清客身份度过余生。

何歌劲分析,杨度在理论上的认识,包括他提出军国主义,即金铁主义说,这与后来人们所称的“军国主义”有很大差异。“有人说杨度很保守,我看一点也不。他的思想很超前,总是走在他人前面。他在日本学习君主立宪,是从封建专制向民主政治的一种过渡。随着伯父杨瑞生的去世,他从日本回到家乡,被人推举到朝廷做官时,他就讲西方宪政思想,他当时在朝的位置相当于现在的理论高参。”

后来,杨度转向了共产党。1927年,杨度尽力营救被捕的共产党人李大钊。1928年秋,他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第二年,他移居上海,以上海帮会首领杜月笙的“清客”身份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

1931年,杨度因病去世,终年57岁。

“从杨度一生的追逐,到最后一败再败,杨度最终知道依靠帝王是靠不住的了,所以最后他看到了共产党的曙光。我们可以从他视角的形成,家风的传承发扬,去理解杨度这个人,我觉得他不是一个怪人。”何歌劲这样认为。

文章来源:http://news.xtol.cn/2018/0710/5206246.shtml